首頁 > 漢語知識 > 秦朝 > 列表

垓下歌

力拔山兮氣蓋世。時不利兮騅不逝。
騅不逝兮可奈何!虞兮虞兮奈若何!
作者: 項羽

和項王歌

漢兵已略地,四方楚歌聲。
大王意氣盡,賤妾何聊生。
作者: 虞姬

諫逐客書

臣聞吏議逐客,竊以為過矣。昔穆公求士,西取由余于戎,東得百里奚于宛,迎蹇叔于宋,求丕豹、公孫支于晉。此五子者,不產于秦,而穆公用之,并國二十,遂霸西戎。孝公用商鞅之法,移風易俗,民以殷盛,國以富強,百姓樂用,諸侯親服,獲楚、魏之師,舉地千里,至今治強?;萃跤脧垉x之計,拔三川之地,西并巴、蜀,北收上郡,南取漢中,包九夷,制鄢、郢,東據成皋之險,割膏腴之壤,遂散六國之從,使之西面事秦,功施到今。昭王得范雎,廢穰侯,逐華陽,彊公室,杜私門,蠶食諸侯,使秦成帝業。此四君者,皆以客之功。由此觀之,客何負于秦哉!向使四君卻客而不內,疏士而不用,是使國無富利之實而秦無強大之名也。
今陛下致昆山之玉,有隨、和之寶,垂明月之珠,服太阿之劍,乘纖離之馬,建翠鳳之旗,樹靈鼉之鼓。此數寶者,秦不生一焉,而陛下說之,何也?必秦國之所生然后可,則是夜光之璧不飾朝廷;犀象之器不為玩好;鄭、衛之女不充后宮,而駿良<馬夬><馬是>,不實外廄,江南金錫不為用,西蜀丹青不為采。所以飾后宮、充下陳、娛心意、說耳目者,必出于秦然后可,則是宛珠之簪、傅璣之珥、阿縞之衣、錦繡之飾不進于前,而隨俗雅化佳冶窈窕趙女不立于側也。夫擊甕叩缶,彈箏搏髀,而歌呼嗚嗚快耳目者,真秦之聲也;《鄭》《衛》《桑間》《昭》《虞》《武》《象》者,異國之樂也。今棄擊甕而就《鄭》《衛》,退彈箏而取《昭》《虞》,若是者何也?快意當前,適觀而已矣。今取人則不然,不問可否,不論曲直,非秦者去,為客者逐。然則是所重者在乎色、樂、珠玉,而所輕者在乎人民也。此非所以跨海內、制諸侯之術也。
展開全文
臣聞地廣者粟多,國大者人眾,兵強者則士勇。是以太山不讓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擇細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卻眾庶,故能明其德;是以地無四方,民無異國,四時充美,鬼神降福,此五帝三王之所以無敵也。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,卻賓客以業諸侯,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,裹足不入秦,此所謂「藉寇兵而赍盜糧」者也。
夫物不產于秦,可寶者多;士不產于秦,而愿忠者眾。今逐客以資敵國,損民以益仇,內自虛而外樹怨于諸侯,求國無危,不可得也。
收起
作者: 李斯

嶧山碑

皇帝立國,維初在昔,嗣世稱王。
討伐亂逆,威動四極,武義直方。
展開全文
戍臣奉詔,經時不久,滅六暴強。
廿有六年,上薦高號,孝道顯明。
既獻泰成,乃降?;?,親巡遠方。
登于嶧山,群臣從者,咸思悠長。
追念亂世,分土建邦,以開爭理。
功戰日作,流血于野,自泰古始。
世無萬數,陀及五帝,莫能禁止。
乃今皇帝,一家天下,兵不復起。
災害滅除,黔首康定,利澤長久。
群臣誦略,刻此樂石,以著經紀。
皇帝曰:“金石刻盡始皇帝所為也,今襲號而金石刻辭,不稱始皇帝,其于久遠也。如后嗣為之者,不稱成功盛德?!必┫喑妓?,臣去疾,御史夫臣德,昧死言。臣請具刻詔書金石,刻因明白矣。臣昧死請。制曰:可。
收起
作者: 李斯

會稽刻石

皇帝休烈,平一宇內,德惠攸長。
卅有七年,親巡天下,周覽遠方。
展開全文
遂登會稽,宣省習俗,黔首齋莊。
群臣誦功,本原事跡,追道高明。
秦圣臨國,始定刑名,顯陳舊章。
初平法式,審別職任,以立恒常。
六王專倍,貪戾慠猛,率眾自強。
暴虐恣行,負力而驕,數動甲兵。
陰通間使,以事合從,行為辟方。
內飾詐謀,外來侵邊,遂起禍殃。
義威誅之,殄熄暴悖,亂賊滅亡。
圣德廣密,六合之中,被澤無疆。
皇帝并宇,兼聽萬事,遠近畢清。
運理群物,考驗事實,各載其名。
貴賤并通,善否陳前,靡有隱情。
飾省宣義,有子而嫁,倍死不貞。
防隔內外,禁止淫佚,男女絜誠。
夫為寄猳,殺之無罪,男秉義程。
妻為逃嫁,子不得母,咸化廉清。
大治濯俗,天下承風,蒙被休經。
皆遵度軌,和安敦勉,莫不順令。
黔首修絜,人樂同則,嘉保太平。
后敬奉法,常治無極,輿舟不傾。
從臣誦烈,請刻此石,光垂休銘。
收起
作者: 李斯

商君書 · 算地

凡世主之患,用兵者不量力,治草萊者不度地。故有地狹而民眾者,民勝其地;地廣而民少者,地勝其民。民勝其地,務開;地勝其民者,事徠。
開,則行倍。民過地,則國功寡而兵力少;地過民,則山澤財物不為用。夫棄天物、遂民淫者,世主之務過也,而上下事之,故民眾而兵弱,地大而力小。
展開全文
故為國任地者:山林居什一,藪澤居什一,藪谷流水居什一,都邑蹊道居什四,此先王之正律也。故為國分田數:小畝五百,足待一役,此地不任也;方土百里,出戰卒萬人者,數小也。此其墾田足以食其民,都邑遂路足以處其民,山林、藪澤、溪谷足以供其利,藪澤堤防足以畜。故兵出,糧給而財有余;兵休,民作而畜長足。此所謂任地待役之律也。
今世主有地方數千里,食不足以待役實倉,而兵為鄰敵,臣故為世主患之。夫地大而不墾者,與無地同;民眾而不用者,與無民同。故為國之數,務在墾草;用兵之道,務在壹賞。私利塞于外,則民務屬于農;屬于農,則樸;樸,則畏令。私賞禁于下,則民力摶于敵;摶于敵,則勝。奚以知其然也?夫民之情,樸則生勞而易力,窮則生知而權利。易力則輕死而樂用,權利則畏罰而易苦。易苦則地力盡,樂用則兵力盡。夫治國者,能盡地力而致民死者,名與利交至。
民之性:饑而求食,勞而求佚,苦則索樂,辱則求榮,此民之情也。民之求利,失禮之法;求名,失性之常。奚以論其然也?今夫盜賊上犯君上之所禁,而下失臣民之禮,故名辱而身危,猶不止者,利也。其上世之士,衣不暖膚,食不滿腸,苦其志意,勞其四肢,傷其五臟,而益裕廣耳,非性之常也,而為之者,名也。故曰:名利之所湊,則民道之。
主操名利之柄而能致功名者,數也。圣人審權以操柄,審數以使民。數者,臣主之術,而國之要也。故萬乘失數而不危、臣主失術而不亂者,未之有也。今世主欲辟地治民而不審數,臣欲盡其事而不立術,故國有不服之民,主有不令之臣。故圣人之為國也,入令民以屬農,出令民以計戰。夫農,民之所苦;而戰,民之所危也。犯其所苦、行其所危者,計也。故民生則計利,死則慮名。名利之所出,不可不審也。利出于地,則民盡力;名出于戰,則民致死。入使民盡力,則草不荒;出使民致死,則勝敵。勝故而草不荒,富強之功可坐而致也。
今則不然。世主之所以加務者,皆非國之急也。身有堯、舜之行,而功不及湯、武之略者,此執柄之罪也。臣請語其過。夫治國舍勢而任說說,則身剽而功寡。故事《詩》、《書》談說之士,則民游而輕其君;事處士,則民遠而非其上;事勇士,則民競而輕其禁;技藝之士用,則民剽而易徙;商賈之士佚且利,則民緣而議其上。故五民加于國用,則田荒而兵弱。談說之士資在于口,處士資在于意勇士資在于氣,技藝之士資在于手,商賈之士資在于身。故天下一宅,而圜身資。民資重于身,而偏托勢于外。挾重資,歸偏家,堯、舜之所難也。故湯、武禁之,則功立而名成。圣人非能以世之所易勝其所難也,必以其所難勝其所易。故民愚,則知可以勝之;世知,則力可以勝之。臣愚,則易力而難巧;世巧,則易知而難力。故神農教耕而王天下,師其知也;湯、武致強而征諸侯,服其力也。今世巧而民淫,方效湯、武之時,而行神農之事,以隨世禁。故千乘惑亂,此其所加務者過也。
民之生:度而取長,稱而取重,權而索利。明君慎觀三者,則國治可立,而民能可得。國之所以求民者少,而民之所以避求者多,入使民屬于農,出使民壹于戰,故圣人之治也,多禁以止能,任力以窮詐。兩者偏用,則境內之民壹;民壹,則農;農,則樸;樸,則安居而惡出。故圣人之為國也,民資藏于地,而偏托危于外。資藏于地則樸,托危于外則惑。民入則樸,出則惑,故其農勉而戰戢也。民之農勉則資重,戰戢則鄰危。資重則不可負而逃,鄰危則不歸。于無資、歸危外托,狂夫之所不為也。故圣人之為國也,觀俗立法則治,察國事本則宜。不觀時俗,不察國本,則其法立而民亂,事劇而功寡。此臣之所謂過也。
夫刑者,所以禁邪也;而賞者,所以助禁也。羞辱勞苦者,民之所惡也;顯榮佚樂者,民之所務也。故其國刑不可惡而爵祿不足務也,此亡國之兆也。
刑人復漏,則小人辟淫而不苦刑,則徼幸于民、上;徼于民、上以利。求顯榮之門不一,則君子事勢以成名。小人不避其禁,故刑煩。君子不設其令,則罰行。刑煩而罰行者,國多奸,則富者不能守其財,而貧者不能事其業,田荒而國貧。田荒,則民詐生;國貧,則上匱賞。故圣人之為治也,刑人無國位,戮人無官任。刑人有列,則君子下其位;衣錦食肉,則小人冀其利。
君子下其位,則羞功;小人冀其利,則伐奸。故刑戮者,所以止奸也;而官爵者,所以勸功也。今國立爵而民羞之,設刑而民樂之,此蓋法術之患也。
故君子操權一正以立術,立官貴爵以稱之,論榮舉功以任之,則是上下之稱平。上下之稱平,則臣得盡其力,而主得專其柄。
收起
作者: 商鞅

公羊傳 · 吳子使札來聘

吳無君,無大夫,此何以有君,有大夫?賢季子也。何賢乎季子?讓國也。其讓國奈何?謁也,馀祭也,夷昧也,與季子同母者四。季子弱而才,兄弟皆愛之,同欲立之以為君。謁曰:“今若是迮而與季子國,季子猶不受也。請無與子而與弟,弟兄迭為君,而致國乎季子?!苯栽恢Z。故諸為君者皆輕死為勇,飲食必祝,曰:“天茍有吳國,尚速有悔于予身?!惫手]也死,馀祭也立。馀祭也死,夷昧也立。夷昧也死,則國宜之季子者也,季子使而亡焉。僚者長庶也,即之。季之使而反,至而君之爾。闔廬曰:“先君之所以不與子國,而與弟者,凡為季子故也。將從先君之命與,則國宜之季子者也;如不從先君之命與子,我宜當立者也。僚惡得為君?”于是使專諸刺僚,而致國乎季子。季子不受,曰:“爾殺吾君,吾受爾國,是吾與爾為篡也。爾殺吾兄,吾又殺爾,是父子兄弟相殺,終身無已也?!比ブ恿?,終身不入吳國。故君子以其不受為義,以其不殺為仁,賢季子。則吳何以有君,有大夫?以季子為臣,則宜有君者也。札者何?吳季子之名也。春秋賢者不名,此何以名?許夷狄者,不一而足也。季子者,所賢也,曷為不足乎季子?許人臣者必使臣,許人子者必使子也。
作者: 公羊高

左傳 · 僖公 · 僖公三十三年

◇僖公元年春王正月,公何以不言即位?繼弒君,子不言即位。此非子也,其稱子何?臣子一例也。齊師、宋師、曹師次于聶北,救邢。救邢救不言次,此其言次何?不及事也。不及事者何?邢已亡矣。熟亡之?蓋狄滅之。曷為不言狄滅之?為桓公諱也。曷為為桓公諱?上無天子,下無方伯,天下諸侯有相滅亡者,桓公不能救,則桓公恥之。曷為先言次而后言救?君也。君則其稱師何?不與諸侯專封也。曷為不與?實與,而文不與。文曷為不與?諸侯之義不得專封也。諸侯之義不得專封,則其曰實與之何?上無天子,下無方伯,天下諸侯有相滅亡者,力能救之,則救之可也。
夏六月,邢遷于陳儀。遷者何?其意也。遷之者何?非其意也。
展開全文
齊師、宋師、曹師城邢。此一事也,曷為復言齊師、宋師、曹師?不復言師則無以知其為一事也。秋七月戊辰,夫人姜氏薨于夷,齊人以歸。夷者何?齊地也。齊地則其言齊人以歸何?夫人薨于夷,則齊人以歸。夫人薨于夷,則齊人曷為以歸?桓公召而縊殺之。
楚人伐鄭。八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鄭伯、曹伯、邾婁人于朾。
九月,公敗邾婁師于纓。冬十月壬午,公子友帥師敗莒師于犁,獲莒挐。莒挐者何?莒大夫也。莒無大夫,此何以書?大季子之獲也。何大乎季子之獲?季子治內難以正,御外難以正。其御外難以正奈何?公子慶父弒閔公,走而之莒,莒人逐之,將由乎齊,齊人不納,卻反舍于汶水之上,使公子奚斯入請。季子曰:「公子不可以入,入則殺矣?!罐伤共蝗谭疵趹c父,自南涘北面而哭。慶父聞之曰:「嘻!此奚斯之聲也,諾已?!乖唬骸肝岵坏萌胍??!褂谑强馆c經而死。莒人聞之曰:「吾已得子之賊矣,以求賂乎魯?!刽斎瞬慌c,為是興師而伐魯,季子待之以偏戰。十有二月丁巳,夫人氏之喪至自齊。夫人何以不稱姜氏?貶。曷為貶?與弒公也,然則曷為不于弒焉貶?貶必于重者,莫重乎其以喪至也。
◇僖公二年
春王正月,城楚丘。孰城?城衛也。曷為不言城衛?滅也。孰滅之?蓋狄滅之。曷為不言狄滅之?為桓公諱也。曷為為桓公諱?上無天子,下無方伯,天下諸侯有相滅亡者,桓公不能救,則桓公恥之也。然則孰城之?桓公城之。曷為不言桓公城之?不與諸侯專封也。曷為不與?實與而文不與。文曷為不與?諸侯之義,不得專封。諸侯之義,不得專封,則其曰實與之何?上無天子,下無方伯,天下諸侯有相滅亡者,力能救之,則救之可也。夏五月辛巳,葬我小君哀姜。哀姜者何?莊公之夫人也。
虞師,晉師滅夏陽。虞微國也,曷為序乎大國之上?使虞首惡也。曷為使虞首惡?虞受賂,假滅國者道。以取亡焉。其受賂奈何?獻公朝諸大夫而問焉,曰:「寡人夜者寢而不寐,其意也何?」諸大夫有進對者曰:「寢不安與?其諸侍御有不在側者與?」獻公不應。荀息進曰:「虞、郭見與?」獻公揖而進之,遂與之入而謀曰:「吾欲攻郭,則虞救之,攻虞則郭救之,如之何?愿與子慮之?!管飨υ唬骸妇粲贸贾\,則今日取郭,而明日取虞爾,君何憂焉?」獻公曰:「然則奈何?」荀息曰:「請以屈產之乘,與垂棘之白璧往,必可得也。則寶出之內藏,藏之外府,馬出之內廄,系之外廄爾,君何喪焉?」獻公曰:「諾。雖然宮之奇存焉,如之何?」荀息曰:「宮之奇知則知矣。雖然虞公貪而好寶,見寶必不從其言,請終以往?!褂谑墙K以往,虞公見寶許諾。宮之奇果諫:「記曰:『唇亡則齒寒?!挥?、郭之相救,非相為賜,則晉今日取郭,而明日虞從而亡爾,君請勿許也?!褂莨粡钠溲?,終假之道以取郭,還四年,反取虞。虞公抱寶牽馬而至。荀息見曰:「臣之謀何如?」獻公曰:「子之謀則已行矣,寶則吾寶也,雖然吾馬之齒亦已長矣?!股w戲之也。夏陽者何?郭之邑也。曷為不系于郭?國之也,曷為國之?君存焉爾。
秋九月,齊侯、宋公、江人、黃人盟于貫澤。江人、黃人者何?遠國之辭也。遠國至矣,則中國曷為獨言齊、宋?至爾大國言齊、宋,遠國言江、黃,則以其馀為莫敢不至也。
冬十月,不雨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
楚人侵鄭。
◇僖公三年
春王正月,不雨。
夏四月,不雨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
徐人取舒。其言取之何?易也。六月,雨。其言六月雨何?上雨而不甚也。
秋,齊侯、宋公、江人、黃人會于陽谷。此大會也,曷為末言爾?桓公曰:「無障谷,無貯粟,無易樹子,無以妾為妻?!?br/>冬,公子友如齊蒞盟。蒞盟者何?往盟乎彼也。其言來盟者何?來盟于我也。
楚人伐鄭?!筚夜哪?br/>春王正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侵蔡,蔡潰。潰者何?下叛上也。國曰潰,邑曰叛。遂伐楚,次于陘。其言次于陘何?有俟也。孰俟?俟屈完也。夏,許男新臣卒。
楚屈完來盟于師,盟于召陵。屈完者何?楚大夫也。何以不稱使?尊屈完也。曷為尊屈完?以當桓公也。其言盟于師、盟于召陵何?師在召陵也。師在召陵,則曷為再言盟?喜服楚也。何言乎喜服楚?楚有王者則后服,無王者則先叛。夷狄也。而亟病中國,南夷與北狄交。中國不絕若線,桓公救中國,而攘夷狄,卒心占荊,以此為王者之事也。其言來何?與桓為主也。前此者有事矣,后此者有事矣,則曷為獨于此焉?與桓公為主序績也。
齊人執陳袁濤涂。濤涂之罪何?辟軍之道也。其辟軍之道奈何?濤涂謂桓公曰:「君既服南夷矣,何不還師濱海而東,服東夷且歸?!够腹唬骸钢Z?!褂谑沁€師濱海而東,大陷于沛澤之中。顧而執濤涂。執者曷為或稱侯?或稱人?稱侯而執者,伯討也。稱人而執者,非伯討也。此執有罪,何以不得為伯討?古者周公東征則西國怨,西征則東國怨?;腹偻坑陉惗コ?,則陳人不欲其反由己者,師不正故也。不修其師而執濤涂,古人之討,則不然也。
秋,及江人、黃人伐陳。
八月,公至自伐楚。楚已服矣,何以致伐?楚叛盟也。
葬許繆公。冬十有二月,公孫慈帥師會齊人、宋人、衛人、鄭人、許人、曹人侵陳。
◇僖公五年
春,晉侯殺其世子申生。曷為直稱晉侯以殺?殺世子,母弟直稱君者,甚之也。
杞伯姬來,朝其子。其言來朝其子何?內辭也,與其子俱來朝也。
夏,公孫慈如牟。
公及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會王世子于首戴。曷為殊會王世子?世子貴也,世子猶世世子也。
秋八月,諸侯盟于首戴。諸侯何以不序?一事而再見者,前目而后凡也。鄭伯逃歸不盟。其言逃歸不盟者何?不可使盟也。不可使盟,則其言逃歸何?魯子曰:「蓋不以寡犯眾也?!?br/>楚人滅弦。弦子奔黃。九月戊申朔,日有食之。
冬,晉人執虞公。虞已滅矣,其言執之何?不與滅也。曷為不與滅?滅者亡國之善辭也,滅者上下之同力者也。
◇僖公六年
春王正月。
夏,公會齊侯、宋會、陳侯、衛侯、曹伯伐鄭,圍新城。邑不言圍,此其言圍何?強也。秋,楚人圍許,諸侯遂救許。
冬,公至自伐鄭。
◇僖公七年
春,齊人伐鄭。
夏,小邾婁子來朝。鄭殺其大夫申侯。其稱國以殺何?稱國以殺者,君殺大夫之辭也。
秋七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世子款、鄭世子華,盟于寧毋。曹伯般卒。
公子友如齊。
冬,葬曹昭公。
◇僖公八年春王正月,公會王人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許男、曹伯、陳世子款、鄭世子華盟于洮。王人者何?微者也。曷為序乎諸侯之上?先王命也。鄭伯乞盟。乞盟者何?處其所而請與也。其處其所而請與奈何?蓋酌之也。
夏,狄伐晉。
秋七月,禘于太廟,用致夫人。用者何?用者不宜用也。致者何?致者不宜致也。禘用致夫人,非禮也。夫人何以不稱姜氏?貶。曷為貶?譏以妾為妻也。其言以妾為妻奈何?蓋脅于齊媵女之先至者也。冬十有二月丁未,天王崩。
◇僖公九年
春王三月丁丑,宋公御說卒。何以不書葬?為襄公諱也。
夏,公會宰周公、齊侯、宋子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于葵丘。宰周公者何?天子之為政者也。
秋七月乙酉,伯姬卒。此未適人何以卒?許嫁矣。婦人許嫁字而笄之,死則以成人之喪治之。九月戊辰,諸侯盟于葵丘?;钢瞬蝗?,此何以日?危之也。何危爾?貫澤之會,桓公有憂中國之心,不召而至者江人、黃人也??鹬畷?,桓公震而矜之,叛者九國。震之者何?猶曰振振然。矜之者何?猶曰莫若我也。甲戌,晉侯詭諸卒。
冬,晉里克弒其君之子奚齊。此未逾年之君,其言弒其君之子奚齊何?殺未逾年君之號也?!筚夜?br/>春王正月,公如齊。
狄滅溫。
溫子奔衛。晉里克弒其君卓子及其大夫荀息。及者何?累也。弒君多矣,舍此無累者乎?曰:「有孔父、仇牧皆累也?!股峥赘?、仇牧無累者乎?曰:「有?!褂袆t此何以書?賢也。何賢乎荀息?荀息可謂不食其言矣。其不食其言奈何?奚齊、卓子者,驪姬之子也,荀息傅焉。驪姬者,國色也。獻公愛之甚,欲立其子,于是殺世子申生。申生者,里克傅之。獻公病將死,謂荀息曰:「士何如則可謂之信矣?」荀息對曰:「使死者反生,生者不愧乎其言,則可謂信矣?!公I公死,奚齊立。里克謂荀息曰:「君殺正而立不正,廢長而立幼,如之何?愿與子慮之?!管飨⒃唬骸妇龂L訊臣矣,臣對曰:『使死者反生,生者不愧乎其言,則可謂信矣』」。里克知其不可與謀,退弒奚齊。荀息立卓子,里克弒卓子,荀息死之。荀息可謂不食其言矣。
夏,齊侯,許男伐北戎。晉殺其大夫里克。里克弒二君,則曷為不以討賊之辭言之?惠公之大夫也。然則孰立惠公?里克也。里克殺奚齊、卓子,逆惠公而入。里克立惠公,則惠公曷為殺之?惠公曰:「爾既殺夫二孺子矣,又將圖寡人,為爾君者,不亦病乎?」于是殺之。然則曷為不言惠公之入?晉之不言出入者,踴為文公諱也。齊小白入于齊,則曷為不為桓公諱?桓公之享國也長,美見乎天下,故不為之諱本惡也。文公之享國也短,美未見乎天下,故為之諱本惡也。
秋七月。
冬,大雨雹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
◇僖公十一年
春,晉殺其大夫ぶ鄭父。
夏,公及夫人姜氏會齊侯于陽谷。
秋八月,大雩。
冬,楚人伐黃?!筚夜甏和跞赂?,日有食之。
夏,楚人滅黃。秋七月。
冬十有二月丁丑,陳侯處臼卒?!筚夜?br/>春,狄侵衛。
夏四月,葬陳宣公。
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于咸。
秋九月,大雩。
冬,公子友如齊。
◇僖公十四年
春,諸侯城緣陵。孰城之?城杞也。曷為城杞?滅也。孰滅之?蓋徐、莒脅之。曷為不言徐、莒脅之?為桓公諱也。曷為為桓公諱?上無天子,下無方伯,天下諸侯有相滅亡者,桓公不能救,則桓公恥之也。然則孰城之?桓公城之。曷為不言桓公城之?不與諸侯專封也。曷為不與?實與而文不與。文曷為不與?諸侯之義不得專封也。諸侯之義不得專封,則其曰實與之何?上無天子,下無方伯,天下諸侯有相滅亡者,力能救之,則救之可也。
夏六月,季姬及鄫子遇于防,使鄫子來朝。鄫子曷為使乎季姬來朝?內辭也。非使來朝,使來請己也。秋八月辛卯,沙鹿崩。沙鹿者何?河上之邑也。此邑也,其言崩何?襲邑也。沙鹿崩何以書?記異也。外異不書,此何以書?為天下記異也。
狄侵鄭。
冬,蔡侯兮卒。
◇僖公十五年
春王正月,公如齊。
楚人伐徐。三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盟于牡丘,遂次于匡。公孫敖率師及諸侯之大夫救徐。
夏五月,日有食之。
秋七月,齊師、曹師伐厲。
八月,螽。
九月,公至自會?;腹畷恢?,此何以致?久也。
季姬歸于鄫。己卯晦,震夷伯之廟?;拚吆??冥也。震之者何?雷電擊夷伯之廟者也。夷伯者曷為者也?季氏之孚也。季氏之孚則微者,其稱夷伯何?大之也。曷為大之?天戒之,故大之也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
冬,宋人伐曹。
楚人敗徐于婁林。
十有一月壬戌,晉侯及秦伯戰于韓,獲晉侯。此偏戰也,何以不言師敗績?君獲不言師敗績也。
◇僖公十六年
春王正月戊申朔,隕石于宋五。是月,六鷁退飛過宋都。曷為先言隕而后言石?隕石記聞,聞其磌然,視之則石,察之則五。是月者何?僅逮是月也。何以不日?晦日也?;迍t何以不言晦?《春秋》不書晦也。朔有事則書,晦雖有事不書。曷為先言六而后言鷁?六鷁退飛,記見也,視之則六,察之則鷁,徐而察之則退飛。五石六鷁何以書?記異也。外異不書,此何以書?為王者之后記異也。
三月壬申,公子季友卒。其稱季友何?賢也。夏四月丙申,鄫季姬卒。
秋七月甲子,公孫慈卒。
冬十有二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邢侯、曹伯于淮。
◇僖公十七年
春,齊人、徐人伐英氏。夏,滅項。孰滅之?齊滅之。曷為不言齊滅之?為桓公諱也?!洞呵铩窞橘t者諱。此滅人之國,何賢爾?君子之惡惡也疾始,善善也樂終?;腹珖L有繼絕存亡之功,故君子為之諱也。
秋,夫人姜氏會齊侯于卞。
九月,公至自會。
十有二月乙亥,齊侯小白卒。
◇僖公十八年
春王正月,宋公會曹伯、衛人、邾婁人伐齊。
夏,師救齊。五月戊寅,宋師及齊師戰于甗,齊師敗績。戰不言伐,此其言伐何?宋公與伐而不與戰,故言伐?!洞呵铩贩フ邽榭?,伐者為主。曷為不使齊主之?與襄公之征齊也。曷為與襄公之征齊?桓公死,豎刁,易牙爭權不葬,為是故伐之也。
狄救齊。
秋八月丁亥,葬齊桓公。
冬,邢人、狄人伐衛。
◇僖公十九年
春王三月,宋人執滕子嬰齊。
夏六月,宋人、曹人、邾婁人盟于曹南。鄫子會于邾婁。其言會盟何?后會也。己酉,邾婁人執鄫子用之。惡乎用之?用之社也。其用之社奈何?蓋叩其鼻以血社也。
秋,宋人圍曹。
衛人伐邢。
冬,公會陳人、蔡人、楚人、鄭人盟于齊。
梁亡,此未有伐者,其言梁亡何?自亡也。其自亡奈何?魚爛而亡也?!筚夜甏?,新作南門。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門有古常也。
夏,郜子來朝,郜子者何?失地之君也。何以不名?兄弟辭也。
五月乙巳,西宮災。西宮者何?小寢也。小寢則曷為謂之西宮?有西宮則有東宮矣。魯子曰:「以有西宮,亦知諸侯之有三宮也?!刮鲗m災何以書?記異也。鄭人入滑。
秋,齊人、狄人盟于邢。
冬,楚人伐隨。
◇僖公二十一年春,狄侵衛。
宋人、齊人、楚人盟于鹿上。
夏,大旱。何以書?記災也。
秋,宋公、楚子、陳侯、蔡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會于霍,執宋公以伐宋。孰執之?楚子執之。曷為不言楚子執之?不與夷狄之執中國也。
冬,公伐邾婁。
楚人使宜申來獻捷。此楚子也,其稱人何?貶。曷為貶?為執宋公貶。曷為為執宋公貶?宋公與楚子期以乘車之會,公子目夷諫曰:「楚,夷國也,強而無義,請君以兵車之會往?!顾喂唬骸覆豢?。吾與之約以乘車之會,自我為之,自我墮之,曰不可?!菇K以乘車之會往,楚人果伏兵車,執宋公以伐宋。宋公謂公子目夷曰:「子歸守國矣,國,子之國也。吾不從子之言,以至乎此?!构幽恳膹驮唬骸妇m不言國,國固臣之國也?!褂谑菤w設守械而守國。楚人謂宋人曰:「子不與我國,吾將殺子君矣?!顾稳藨唬骸肝豳嚿琊⒅耢`,吾國已有君矣?!钩酥m殺宋公猶不得宋國,于是釋宋公。宋公釋乎執,走之衛。公子目夷復曰:「國為君守之,君曷為不入?」然后逆襄公歸。惡乎捷?捷乎宋?曷為不言捷乎宋。為襄公諱也。此圍辭也,曷為不言其圍?為公子目夷諱也。
十有二月癸丑,公會諸侯盟于薄。釋宋公。執未有言釋之者,此其言釋之何?公與為爾也。公與為爾奈何?公與議爾也。
◇僖公二十二年
春,公伐邾婁,取須朐。
夏,宋公、衛侯、許男、滕子伐鄭。
秋八月丁未,及邾婁人戰于升陘。
冬十有一月己巳朔,宋公及楚人戰于泓,宋師敗績。偏戰者日爾,此其言朔何?《春秋》辭繁而不殺者,正也。何正爾?宋公與楚人期戰于泓之陽。楚人濟泓而來。有司復曰:「請迨其未畢濟而系之?!顾喂唬骸覆豢?。吾聞之也,君子不厄人,吾雖喪國之馀,寡人不忍行也?!辜葷串呹?,有司復曰:「請迨其未畢陳而擊之?!顾喂唬骸覆豢?。吾聞之也,君子不鼓不成列?!挂殃?,然后襄公鼓之,宋師大敗。故君子大其不鼓不成列,臨大事而不忘大禮,有君而無臣,以為雖文王之戰,亦不過此也。
◇僖公二十三年春,齊侯伐宋,圍緡。邑不言圍,此其言圍何?疾重故也。
夏五月庚寅,宋公慈父卒。何以不書葬?盈乎諱也。
秋,楚人伐陳。
冬十有一月,杞子卒。
◇僖公二十四年春王正月。
夏,狄伐鄭。
秋七月。冬,天王出居于鄭。王者無外,此其言出何?不能乎母也。魯子曰:「是王也,不能乎母者,其諸此之謂與?!箷x侯夷吾卒。
◇僖公二十五年
春王正月丙午,衛侯毀滅邢。衛侯毀何以名?絕。曷為絕之?滅同姓也。夏四月癸酉,衛侯毀卒。
宋蕩伯姬來逆婦。宋蕩伯姬者何?蕩氏之母也。其言來逆婦何?兄弟辭也。其稱婦何?有姑之辭也。宋殺其大夫。何以不名?宋三世無大夫,三世內娶也。
秋,楚人圍陳,納頓子于頓。何以不言遂?兩之也。
葬衛文公。
冬十有二月癸亥,公會衛子、莒慶盟于洮。
◇僖公二十六年
春王正月己未,公會莒子、衛寧漱盟于向。
齊人侵我西鄙。公追齊師至巂,弗及。其言至巂弗及何?侈也。
夏,齊人伐我北鄙。
衛人伐齊。公子遂如楚乞師。乞師者何?卑辭也。曷為以外內同若辭?重師也。曷為重師?師出不正,反戰不正,勝也。秋,楚人滅隗,以隗子歸。
冬,楚人伐宋,圍緡。邑不言圍,此其言圍何?刺道用師也。
公以楚師伐齊,取谷。會至自伐齊。此取谷矣,何以致伐?未得乎取谷也。曷為未得乎取谷?曰:「患之起,必自此始也?!?br/>◇僖公二十七年
春,杞子來朝。
夏六月庚寅,齊侯昭卒。
秋八月乙未,葬齊孝公。乙巳,公子遂帥師入杞。
冬,楚人、陳侯、蔡侯、鄭伯、許男圍宋。此楚子也其稱人何?貶。曷為貶?為執宋公貶,故終僖之篇貶也。十有二月甲戌,公會諸侯盟于宋?!筚夜四?br/>春,晉侯侵曹,晉侯伐衛。曷為再言晉侯?非兩之也。然則何以不言遂?未侵曹也。未侵曹則其言侵曹何?致其意也。其意侵曹,則曷為伐衛?晉侯將侵曹,假涂于衛,衛曰不可得,則固將伐之也。
公子買戍衛,不卒戍,刺之。不卒戍者何?不卒戍者,內辭也,不可使往也。不可使往則其言戍衛何?遂公意也。刺之者何?殺之也。殺之則曷為謂之刺之?內諱殺大夫謂之刺之也。
楚人救衛。
三月丙午,晉侯入曹,執曹伯,畀宋人。畀者何?與也。其言畀宋人何?與使聽之也。曹伯之罪何?甚惡也。其甚惡奈何?不可以一罪言也。
夏四月己巳,晉侯、齊師、宋師、秦師及楚人戰于城濮,楚師敗績,此大戰也,曷為使微者,子玉得臣也。子玉得臣則其稱人何?貶。曷為貶?大夫不敵君也。
楚殺其大夫得臣。衛侯出奔楚。
五月癸丑,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蔡侯、鄭伯、衛子、莒子盟于踐土。陳侯如會。其言如會何?后會也。
公朝于王所。曷為不言公如京師?天子在是也。天子在是,則曷為不言天子在是?不與致天子也。
六月,衛侯鄭自楚復歸于衛。
衛元咺出奔晉。
陳侯款卒。秋,杞伯姬來。
公子遂如齊。
冬,公會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蔡侯、鄭伯、陳子、莒子、邾婁子、秦人于溫。
天王狩河陽。狩不書,此何以書?不與再致天子也。魯子曰:「溫近而踐土遠也?!?br/>壬申,公朝于王所。其日何?錄乎內也。
晉人執衛侯歸之于京師。歸之于者何?歸于者何?歸之于者罪已定矣,歸于者罪未定也。罪未定,則何以得為伯討?歸之于者,執之于天子之側者也,罪定不定,已可知矣。歸于者,非執之于天子之側者也,罪定不定,未可知也。衛侯之罪何?殺叔武也。何以不書?為叔武諱也?!洞呵铩窞橘t者諱。何賢乎叔武?讓國也。其讓國奈何?文公逐衛侯而立叔武,叔武辭立而他人立,則恐衛侯之不得反也,故于是己立,然后為踐土之會,治反衛侯。衛侯得反曰:「叔武篡我?!乖獑I爭之曰:「叔武無罪?!菇K殺叔武,元咺走而出。此晉侯也,其稱人何?貶。曷為貶?衛之禍,文公為之也。文公為之奈何?文公逐衛侯而立叔武,使人兄弟相疑,放乎殺母弟者,文公為之也。
衛元咺自晉復歸于衛。自者何?有力焉者也。此執其君,其言自何?為叔武爭也。諸侯遂圍許。
曹伯襄復歸于曹。
遂會諸侯圍許。
◇僖公二十九年
春,介葛盧來。介葛盧者何?夷狄之君也。何以不言朝?不能乎朝也。
公至自圍許。
夏六月,公會王人、晉人、宋人、齊人、陳人、蔡人、秦人盟于狄泉。
秋,大雨雹。
冬,介葛盧來。
◇僖公三十年
春王正月。
夏,狄侵齊。
秋,衛殺其大夫元咺及公子瑕。衛侯未至,其稱國以殺何?道殺也。
衛侯鄭歸于衛。此殺其大夫,其言歸何?歸惡乎元咺也。曷為歸惡乎元咺?元咺之事君也,君出則己入,君入則己出,以為不臣也。
晉人、秦人圍鄭。
介人侵蕭。
冬,天王使宰周公來聘。
公子遂如京師,遂如晉。大夫無遂事,此其言遂何?公不得為政爾。
◇僖公三十一年
春,取濟西田。惡乎取之?取之曹也。曷為不言取之曹?諱取同姓之田也。此未有伐曹者,則其言取之曹何?晉侯執曹伯班其所取侵地于諸侯也。晉侯執曹伯班其所取侵地于諸侯,則何諱乎取同姓之田?久也。
公子遂如晉。
夏四月,四卜郊不從,乃免牲,猶三望。曷為或言三卜?或言四卜?三卜禮也,四卜非禮也。三卜何以禮?四卜何以非禮?求吉之道三。禘嘗不卜,郊何以卜?卜郊非禮也。卜郊何以非禮?魯郊非禮也。魯郊何以非禮?天子祭天,諸侯祭土。天子有方望之事,無所不通。諸侯山川有不在其封內者,則不祭也。曷為或言免牲?或言免牛?免牲,禮也,免牛,非禮也。免牛何以非禮?傷者曰牛。三望者何?望祭也。然則曷祭?祭泰山河海。曷為祭泰山河海?山川有能潤于百里者,天子秩而祭之。觸石而出,膚寸而合,不崇朝而遍雨乎天下者,唯泰山爾。河海潤于千里。猶者何?通可以已也。何以書?譏不郊而望祭也。
秋七月。
冬,杞伯姬來求婦。其言來求婦何?兄弟辭也。其稱婦何?有姑之辭也。
狄圍衛。十有二月,衛遷于帝丘。
◇僖公三十二年
春王正月。
夏四月己丑,鄭伯接卒。
衛人侵狄。
秋,衛人及狄盟。
冬十有二月己卯,晉侯重耳卒。
◇僖公三十三年春王二月,秦人入滑。
齊侯使國歸父來聘。
夏四月辛巳,晉人及姜戎敗秦于殽。其謂之秦何?夷狄之也。曷為夷狄之?秦伯將襲鄭,百里子與蹇叔子諫曰:「千里而襲人,未有不亡者也?!骨夭唬骸溉魻栔暾?,宰上之木拱矣,爾曷知」。師出,百里子與蹇叔子送其子而戒之曰:「爾即死必于殽之嶔巖,是文王之所辟風雨者也,吾將尸爾焉?!棺右編煻?。百里子與蹇叔子從其子而哭之。秦伯怒曰:「爾曷為哭吾師?」對曰:「臣非敢哭君師,哭臣之子也?!瓜腋哒?,鄭商也,遇之殽,矯以鄭伯之命而犒師焉,或曰往矣,或曰反矣。然而晉人與姜戎要之殽而擊之,匹馬只輪無反者。其言及姜戎何?姜戎,微也,稱人亦微者也。何言乎姜戎之微?先軫也,或曰襄公親之。襄公親之則其稱人何?貶。曷為貶?君在乎殯而用師危,不得葬也。詐戰不日,此何以日?盡也。
癸巳,葬晉文公。狄侵齊。
公伐邾婁,取叢。
秋,公子遂帥師伐邾婁。
晉人敗狄于箕。
冬十月,公如齊。
十有二月,公至自齊。
乙巳,公薨于小寢。
隕霜不殺草,李梅實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何異爾?不時也。
晉人、陳人、鄭人伐許。
收起
作者: 公羊高

莊公(元年~三十二年)

◇莊公元年春王正月,公何以不言即位?《春秋》君弒子不言即位。君弒則子何以不言即位?隱之也。孰隱?隱子也。三月,夫人孫于齊。孫者何?孫猶孫也。內諱奔謂之孫。夫人固在齊矣,其言孫于齊何?念母也。正月以存君,念母以首事。夫人何以不稱姜氏?貶。曷為貶?與弒公也。其與弒公奈何?夫人譖公于齊侯,公曰:「同非吾子,齊侯之子也?!过R侯怒,與之飲酒。于其出焉,使公子彭生送之。于其乘焉,脅干而殺之。念母者所善也,則曷為于其念母焉貶?不與念母也。
夏,單伯逆王姬。單伯者何?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。何以不稱使?天子召而使之也。逆之者何?使我主之也。曷為使我主之?天子嫁女乎諸侯,必使諸侯同姓者主之。諸侯嫁女于大夫,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。
展開全文
秋,筑王姬之館于外。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筑之禮也,于外非禮也。于外何以非禮?筑于外非禮也。其筑之何以禮?主王姬者必為之改筑。主王姬者則曷為必為之改筑?于路寢則不可。小寢則嫌。群公子之舍則以卑矣。其道必為之改筑者也。冬十月乙亥,陳侯林卒。
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。錫者何?賜也。命者何?加我服也。其言桓公何?追命也。王姬歸于齊。何以書?我主之也。
齊師遷紀、郱、鄑、郚。遷之者何?取之也。取之則曷為不言取之也?為襄公諱也。外取邑不書,此何以書?大之也。何大爾?自是始滅也。
◇莊公二年
春王二月,葬陳莊公。
夏,公子慶父帥師伐馀丘。馀丘者何?邾婁之邑也。曷為不系乎邾婁?國之也。曷為國之?君存焉爾。
秋七月,齊王姬卒,外夫人不卒,此何以卒?錄焉爾。曷為錄焉爾?我主之也。
冬十有二月,夫人姜氏會齊侯于郜。
乙酉,宋公馮卒。
◇莊公三年
春王正月,溺會齊師伐衛。溺者何?吾大夫之未命者也。
夏四月,葬宋莊公。
五月,葬桓王。此未有言崩者何以書葬?蓋改葬也。
秋,紀季以酅入于齊。紀季者何?紀侯之弟也。何以不名?賢也。何賢乎?紀季服罪也。其服罪奈何?魯子曰:「請后五廟以存姑姊妹」。
冬,公次于郎。其言次于郎何?刺欲救紀而后不能也。
◇莊公四年
春王二月,夫人姜氏饗齊侯于祝丘。
三月,紀伯姬卒。
夏,齊侯,陳侯,鄭伯遇于垂。紀侯大去其國。大去者何?滅也。孰滅之?齊滅之。曷為不言齊滅之?為襄公諱也?!洞呵铩窞橘t者。諱何賢乎襄公?復仇也。何仇爾?遠祖也。哀公亨乎周,紀侯譖之。以襄公之為于此焉者,事祖禰之心盡矣。盡者何?襄公將復仇乎紀,卜之曰:「師喪分焉」?!腹讶怂乐?,不為不吉也?!惯h祖者幾世乎?九世矣。九世猶可以復仇乎?雖百世可也。家亦可乎?曰:「不可?!箛我钥??國君一體也。先君之恥,猶今君之恥也。今君之恥,猶先君之恥也。國君何以為一體?國君以國為體,諸侯世,故國君為一體也。今紀無罪,此非怒與?曰:「非也?!构耪哂忻魈熳?,則紀侯必誅,必無紀者。紀侯之不誅,至今有紀者,猶元明天子也。古者諸侯必有會聚之事,相朝聘之道,號辭必稱先君以相接,然則齊紀無說焉,不可以并立乎天下。故將去紀侯者,不得不去紀也,有明天子則襄公得為若行乎?曰:「不得也」。不得則襄公曷為為之,上無天子,下無方伯,緣恩疾者可也。六月乙丑,齊侯葬紀伯姬。外夫人不書葬,此何以書?隱之也。何隱爾?其國亡矣,徒葬于齊爾。此復仇也,曷為葬之?滅其可滅,葬其可葬。此其為可葬奈何?復仇者非將殺之,逐之也。以為雖遇紀侯之殯,亦將葬之也。
秋七月。
冬,公及齊人狩于郜。公曷為與微者狩?齊侯也。齊侯則其稱人何?諱與仇狩也,前此者有事矣,后此者有事矣,則曷為獨于此焉?譏于仇者將壹譏而已。故擇其重者而譏焉,莫重乎其與仇狩也。于仇者則曷為將壹譏而已?仇者無時焉可與通,通則為大譏,不可勝譏,故將壹譏而已,其馀從同同。
◇莊公五年
春王正月。
夏,夫人姜氏如齊師。
秋,倪黎來來朝。倪者何?小邾婁也。小邾婁則曷為謂之倪?未能以其名通也。黎來者何?名也。其名何?微國也。
冬,公會齊人、宋人、陳人、蔡人伐衛。此伐衛何?納朔也。曷為不言納衛侯朔?辟王也?!笄f公六年
春王三月,王人子突救衛。王人者何?微者也。子突者何?貴也。貴則其稱人何?系諸人也。曷為系諸人?王人耳。
夏六月,衛侯朔入于衛。衛侯朔何以名?絕。曷為絕之?犯命也。其言入何?篡辭也。
秋,公至自伐衛。曷為或言致會?或言致伐?得意致會,不得意致伐。衛侯朔入于衛,何以致伐?不敢勝天子也。
螟。
冬,齊人來歸衛寶。此衛寶也,則齊人曷為來歸之?衛人歸之也。衛人歸之,則其稱齊人何?讓乎我也。其讓乎我奈何?齊侯曰:「此非寡人之力,魯侯之力也!」
◇莊公七年
春,夫人姜氏會齊侯于防。夏四月辛卯,夜,恒星不見,夜中,星隕如雨。恒星者何?列星也。列星不見何以知?夜之中星反也。如雨者何?如雨者非雨也。非雨則曷為謂之如雨?不修《春秋》曰「雨星不及地尺而復」。君子修之曰:「星隕如雨?!购我詴??記異也。
秋,大水。
無麥苗。無苗則曷為先言無麥而后言無苗?一災不書,待無麥然后書無苗。何以書?記災也。
冬,夫人姜氏會齊侯于谷。
◇莊公八年春王正月,師次于郎,以俟陳人、蔡人。次不言俟,此其言俟何?托不得已也。甲午,祠兵。祠兵者何?出曰祠兵,入曰振旅,其禮一也,皆習戰也。何言乎祠兵?為久也。曷為為久?吾將以甲午之日,然后祠兵于是。
夏,師及齊師圍城,成降于齊師。成者何?盛也。盛則曷為謂之成?諱滅同姓也。曷為不言降吾師?辟之也。
秋,師還。還者何?善辭也。此滅同姓何善爾?病之也。曰:「師病矣」。曷為病之,非師之罪也。
冬十有一月癸未,齊無知弒其君諸兒。
◇莊公九年春,齊人殺無知。
公及齊大夫盟于暨。公曷為與大夫盟?齊無君也。然則何以不名?為其諱與大夫盟也,使若眾然。夏,公伐齊納糾。納者何?入辭也。其言伐之何?伐而言納者,猶不能納也。糾者何?公子糾也。何以不稱公子?君前臣名也。齊小白入于齊。曷為以國氏?當國也。其言入何?篡辭也。
秋,七月丁酉,葬齊襄公。
八月庚申,及齊師戰于乾時,我師敗績。內不言敗,此其言敗何?伐敗也。曷為伐???復仇也。此復仇乎大國,曷為使微者?公也。公則曷為不言公?不與公復仇也。曷為不與公復仇?復仇者在下也。
九月,齊人取子糾,殺之。其取之何?內辭也,脅我使我殺之也。其稱子糾何?貴也。其貴奈何?宜為君者也。冬,浚洙。洙者何?水也??V吆??深之也。曷為深之?畏齊也。曷為畏齊也?辭役子糾也。
◇莊公十年
春王正月,公敗齊師于長勺。二月,公侵宋,曷為或言侵,或言伐?粗者曰侵,精者曰伐。戰不言伐,圍不言戰,入不言圍,滅不言入,書其重者也。
三月,宋人遷宿。遷之者何?不通也,以地還之也。子沈子曰:「不通者,蓋因而臣之也?!?br/>夏六月,齊師、宋師次于郎。公敗宋師于乘丘。其言次于郎何?伐也。伐則其言次何?齊與伐而不與戰,故言伐也。我能敗之,故言次也。
秋九月,荊敗蔡師于莘,以蔡侯獻舞歸。荊者何?州名也。州不若國,國不若氏,氏不若人,人不若名,名不若字,字不若子。蔡侯獻舞何以名?絕。曷為絕之?獲也。曷為不言其獲?不與夷狄之獲中國也。
冬十月,齊師滅譚,譚子奔莒。何以不言出?國已滅矣,無所出也?!笄f公十一年春王正月。
夏五月戊寅,公敗宋師于鄑。秋,宋大水。何以書,記災也。外災不書,此何以書?及我也。冬,王姬歸于齊。何以書?過我也。
◇莊公十二年
春王三月,紀叔姬歸于酅。其言歸于酅何?隱之也。何隱爾?其國亡矣,徒歸于叔爾也。夏四月。
秋八月甲午,宋萬弒其君接,及其大夫仇牧。及者何?累也。弒君多矣,舍此無累者乎?孔父、荀息皆累也。舍孔父、荀息無累者乎?曰:「有?!褂袆t此何以書?賢也。何賢乎仇牧?仇牧可謂不畏強御矣。其不畏強御奈何?萬嘗與莊公戰,獲乎莊公。莊公歸,散舍諸宮中,數月然后歸之。歸反為大夫于宋。與閔公博,婦人皆在側。萬曰:「甚矣,魯侯之淑,魯侯之美也!天下諸侯宜為君者,唯魯侯爾!」閔公矜此婦人,妒其言,顧曰:「此虜也!爾虜焉故,魯侯之美惡乎至?」萬怒搏閔公,絕其脰。仇牧聞君弒,趨而至,遇之于門,手劍而叱之。萬臂摋仇牧,碎其首,齒著乎門闔。仇牧可謂不畏強御矣。冬十月,宋萬出奔陳。
◇莊公十三年
春,齊侯、宋人、陳人、蔡人、邾婁人會于北杏。
夏六月,齊人滅遂。
秋七月。
冬,公會齊侯,盟于柯。何以不日?易也。其易奈何?桓之盟不日,其會不致,信之也。其不日何以始乎此?莊公將會乎桓,曹子進曰:「君之意何如?」莊公曰:「寡人之生則不若死矣?!共茏釉弧溉粍t君請當其君,臣請當其臣?!骨f公曰:「諾?!褂谑菚趸?。莊公升壇,曹子手劍而從之。管子進曰:「君何求乎?」曹子曰:「城壞壓竟,君不圖與?」管子曰:「然則君將何求?」曹子曰:「愿請汶陽之田?!构茏宇櫾唬骸妇S諾?!够腹唬骸钢Z?!共茏诱埫?,桓公下與之盟。已盟,曹子摽劍而去之。要盟可犯,而桓公不欺。曹子可仇,而桓公不怨,桓公之信著乎天下,自柯之盟始焉。
◇莊公十四年
春,齊人、陳人、曹人伐宋。
夏,單伯會伐宋。其言會伐宋何?后會也。秋七月荊入蔡。
冬,單伯會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于鄄?!笄f公十五年
春,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會于鄄。夏,夫人姜氏如齊。
秋,宋人,齊人、邾婁人伐兒。
鄭人侵宋。
冬十月。
◇莊公十六年
春王正月。
夏,宋人、齊人、衛人伐鄭。
秋,荊伐鄭。
冬十有二月,公會齊侯、宋公、陳侯、衛侯、鄭伯、許男、曹伯、滑伯、滕子同盟于幽。同盟者何?同欲也。邾婁子克卒。
◇莊公十七年
春,齊人執鄭瞻。鄭瞻者何?鄭之微者也。此鄭之微者,何言乎齊人執之?書甚佞也。
夏,齊人殲于遂。殲者何?殲積也,眾殺戍者也。
秋,鄭瞻自齊逃來。何以書?書甚佞也。曰:「佞人來矣,佞人來矣?!苟?,多麋。何以書,記異也?!笄f公十八年
春王三月,日有食之。
夏,公追戎于濟西。此未有言伐者,其言追何?大其為中國追也。此未有伐中國者,則其言為中國追何?大其未至而豫御之也。其言于濟西何?大之也。
秋,有{或蟲}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
冬十月。
◇莊公十九年
春王正月。
夏四月。
秋,公子結媵陳人之婦于鄄,遂及齊侯、宋公盟。媵者何?諸侯娶一國,則二國往媵之,以侄娣從。侄者何?兄之子也。娣者何?弟也。諸侯壹聘九女,諸侯不再娶。媵不書,此何以書?為其有遂事書。大夫無遂事,此其言遂何?聘禮,大夫受命不受辭,出竟有可以安社稷利國家者,則專之可也。
夫人姜氏如莒。
冬,齊人、宋人、陳人伐我西鄙。
◇莊公二十年
春王二月,夫人姜氏如莒。夏,齊大災。大災者何?大瘠也。大瘠者何?《疒列》也。何以書?記災也。外災不書,此何以書:及我也。
秋七月。
冬,齊人伐戎。
◇莊公二十一年春王正月。夏五月,辛酉,鄭伯突卒。
秋七月戊戌,夫人姜氏薨。
冬十有二月,葬鄭厲公。
◇莊公二十二年
春王正月,肆大省,肆者何?跌也。肆大省者何?災省也。肆大省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譏始忌省也。
癸丑,葬我小君文姜。文姜者何?莊公之母也。陳人殺其公子御寇。
夏五月。秋七月丙申,及齊高徯盟于防。齊高徯者何?貴大夫也。曷為就吾微者而盟?公也。公則曷為不言公?諱與大夫盟也。
冬,公如齊納幣。納幣不書,此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親納幣,非禮也。
◇莊公二十三年
春,公至自齊?;钢瞬蝗?,其會不致,信之也。此之桓國何以致,危之也。何危爾?公一陳佗也。
祭叔來聘。
夏,公如齊觀社。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諸侯越竟觀社,非禮也。公至自齊。
荊人來聘。荊何以稱人?始能聘也。
公及齊侯遇于谷。
蕭叔朝公。其言朝公何?公在外也。
秋,丹桓宮楹。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丹桓宮楹,非禮也。
冬,十有一月,曹伯射姑卒。十有二月甲寅,公會齊侯,盟于扈?;钢瞬蝗?,此何以日?危之也。何危爾?我貳也。魯子曰:「我貳者,非彼然,我然也?!埂笄f公二十四年
春王三月,刻桓宮桷。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刻桓宮桷,非禮也。
葬曹莊公。夏,公如齊逆女。何以書?親迎禮也。
秋,公至自齊。八王丁丑,夫人姜氏入。其言入何?難也。其言日何?難也。其難奈何?夫人不僂不可使入,與公有所約,然后入。戊寅,大夫、宗婦覿,用幣。宗婦者何?大夫之妻也。覿者何?見也。用者何?用者不宜用也。見用幣,非禮也。然則曷用?棗栗云乎?腶修云乎。
大水。
冬,戎侵曹,曹羈出奔陳。曹羈者何?曹大夫也。曹無大夫,此何以書?賢也。何賢乎曹羈?戎將侵曹,曹羈諫曰:「戎眾以無義。君請勿自敵也?!共懿唬骸覆豢伞?。三諫不從,遂去之,故君子以為得君臣之義也。赤歸于曹郭公。赤者何?曹無赤者,蓋郭公也。郭公者何?失地之君也。
◇莊公二十五年
春,陳侯使女叔來聘。
夏五月癸丑,衛侯朔卒。
六月辛未朔,日有食之,鼓,用牲于社。日食則曷為鼓用牲于社?求乎陰之道也,以朱絲營社,或曰脅之,或曰為暗,恐人犯之,故營之。
伯姬歸于杞。
秋,大水,鼓用牲于社于門。其言于社于門何?于社禮也,于門非禮也。
冬,公子友如陳。
◇莊公二十六年
公伐戎。
夏,公至自伐戎。
曹殺其大夫。何以不名?眾也。曷為眾殺之?不死于曹君者也。君死乎位曰滅。曷為不言其滅?為曹羈諱也。此蓋戰也,何以不言戰?為曹羈諱也。
秋,公會宋人、齊人、伐徐。冬十有二月癸亥朔,日有食之。
◇莊公二十七年
春,公會杞伯姬于洮。
夏六月,公會齊侯,宋公、陳侯、鄭伯,同盟于幽。
秋,公子友如陳,葬原仲。原仲者何?陳大夫也。大夫不書葬,此何以書?通乎季子之私行也。何通乎季子之私行?辟內難也。君子辟內難而不辟外難。內難者何?公子慶父、公子牙、公子友皆莊公之母弟也。公子慶父、公子牙通乎夫人以脅公,季子起而治之,則不得與于國政,坐而視之則親親。因不忍見也,故于是復請至于陳而葬原仲也。冬,杞伯姬來。其言來何?直來曰來,大歸曰來歸。
莒慶來逆叔姬。莒慶者何?莒大夫也。莒無大夫,此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大夫越竟逆女,非禮也。
杞伯來朝。
公會齊侯于城濮。
◇莊公二十八年春王三月甲寅,齊人伐衛。衛人及齊人戰,衛人敗績。伐不日,此何以日?至之日也。戰不言伐,此其言伐何?至之日也?!洞呵铩贩フ邽榭?,伐者為主,故使衛主之也。曷為使衛主之?衛未有罪爾。敗者稱師,衛何以不稱師?未得乎師也。
夏四月丁未,邾婁子瑣卒。
秋,荊伐鄭。公會齊人、宋人、邾婁人救鄭。
冬,筑微。大無麥禾。冬既見無麥禾矣,曷為先言筑微而后言無麥禾?諱,以兇年造邑也。
臧孫辰告糴于齊。告糴者何?請糴也。何以不稱使?以為臧孫辰之私行也。曷為以臧孫辰之私行?君子之為國也,必有三年之委。一年不熟告糴,譏也?!笄f公二十九年春,新延廄。新延廄者何?修舊也。修舊不書,此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兇年不修。夏,鄭人侵許。秋,有蜚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冬十有二月,紀叔姬卒。
城諸及防。
◇莊公三十年春,王正月。
夏,師次于成。
秋七月,齊人降鄣。鄣者何?紀之遺邑也。降之者何?取之也。取之則曷為不言取之?為桓公諱也。外取邑不書,此何以書?盡也。
八月癸亥,葬紀叔姬。外夫人不書葬,此何以書?隱之也。何隱爾?其國亡矣,徒葬乎叔爾。
九月庚午朔,日有食之,鼓,用牲于社。冬,公及齊侯遇于魯濟。齊人伐山戎。此齊侯也,其稱人何?貶。曷為貶?子司馬子曰:「蓋以操之為已蹙矣?!勾松w戰也,何以不言戰?《春秋》敵者言戰,桓公之與戎狄,驅之爾。
◇莊公三十一年
春,筑臺于郎。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臨民之所漱浣也。
夏四月,薛伯卒。
筑臺于薛。何以書?譏。何譏爾?遠也。
六月,齊侯來獻戎捷。齊大國也,曷為親來獻戎捷?威我也。其威我奈何?旗獲而過我也。秋,筑臺于秦。何以書?,譏。何譏爾?臨國也。
冬,不雨,何以書?記異也。
◇莊公三十二年春,城小谷。夏,宋公、齊侯遇于梁丘。
秋七月癸巳,公子牙卒。何以不稱弟?殺也。殺則曷為不言刺?為季子諱殺也,曷為為季子諱殺?季子之遏惡也,不以為國獄,緣季子之心而為之諱。季子之遏惡奈何?莊公病將死,以病召季子,季子至而授之以國政,曰:「寡人即不起此病,吾將焉致乎魯國?」季子曰:「般也存,君何憂焉?」公曰:「庸得若是乎?牙謂我曰:『魯一生一及,君已知之矣。慶父也存?!弧辜咀釉唬骸阜蚝胃??是將為亂乎?夫何敢?」俄而牙弒械成。季子和藥而飲之曰:「公子從吾言而飲此,則必可以無為天下戮笑,必有后乎魯國。不從吾言而不飲此,則必為天下戮笑,必無后乎魯國?!褂谑菑钠溲远嬛?,飲之無累氏,至乎王堤而死。公子牙今將爾。辭曷為與親弒者同?君親無將,將而誅焉,然則善之與?曰:「然?!箽⑹雷幽傅苤狈Q君者,甚之也。季子殺母兄何善爾?誅不得辟兄,君臣之義也。然則曷為不直誅而鴆之?行誅乎兄,隱而逃之,使托若以疾死,然親親之道也。
八月癸亥,公薨于路寢。路寢者何?正寢也。冬十月乙未,子般卒。子卒云子卒,此其稱子般卒何?君存稱世子,君薨稱子某,既葬稱子,逾年稱公。子般卒,何以不書葬?未逾年之君也。有子則廟,廟則書葬。無子不廟,不廟則不書葬。公子慶父如齊。
狄伐邢。
收起
作者: 公羊高

昭公(元年~三十二年)

◇昭公元年
春王正月,公即位。
展開全文
叔孫豹會晉趙武、楚公子圍、齊國豹、宋向戌、衛石惡、陳公子招、蔡公孫歸生、鄭軒虎、許人、曹人于漷。此陳侯之弟招也,何以不稱弟?貶。曷為貶?為殺世子偃師貶,曰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。大夫相殺稱人,此其稱名氏以殺何?言將自是弒君也。今將爾,詞曷為與親弒者同?君親無將,將而必誅焉。然則曷為不于其弒焉貶?以親者弒,然后其罪惡甚,《春秋》不待貶,絕而罪惡見者,不貶絕以見罪惡也。貶絕然后罪惡見者,貶絕以見罪惡也。今招之罪已重矣,曷為復貶乎此?著招之有罪也。何著乎招之有罪?言楚之托乎討招以滅陳也。三月取運。運者何?內之邑也。其言取之何?不聽也。
夏,秦伯之弟針出奔晉。秦無大夫,此何以書?仕諸晉也。曷為仕諸晉?有千乘之國,而不能容其母弟,故君子謂之出奔也。
六月丁巳,邾婁子華卒。
晉荀吳帥師敗狄于大原。此大鹵也,曷為謂之大原?地物從中國,邑人名從主人。原者何?上平曰原,下平曰隰。
秋,莒去疾自齊入于莒。
莒展出奔吳。
叔弓帥師疆運田。疆運田者何?與莒為竟也。與莒為竟,則曷為帥師而往?畏莒也。
葬邾婁悼公。冬十有一月己酉,楚子卷卒。
楚公子比出奔晉。
◇昭公二年
春,晉侯使韓起來聘。夏,叔弓如晉。
秋,鄭殺其大夫公孫黑。
冬,公如晉,至河乃復。其言至河乃復何?不敢進也。
季孫宿如晉?!笳压甏和跽露∧?,滕子泉卒。
夏,叔弓如滕。
五月,葬滕成公。
秋,小邾婁子來朝。八月,大雩。
冬,大雨雹。
北燕伯款出奔齊。
◇昭公四年
春王正月,大雨雪。
夏,楚子、蔡侯、陳侯、鄭伯、許男、徐子、滕子、頓子、胡子、沈子、小邾婁子、宋世子佐、淮夷會于申。楚人執徐子。
秋七月,楚子、蔡侯、陳侯、許男、頓子、胡子、沈子、淮夷伐吳,執齊慶封殺之。此伐吳也,其言執齊封何?為齊誅也。其為齊誅奈何?慶封走之吳,吳封之于防。然則曷為不言伐防?不與諸侯專封也。慶封之罪何?脅齊君而亂齊國也。遂滅厲。
九月取鄫。其言取之何?滅之也。滅之則其言取之何?內大惡諱也。冬十有二月乙卯,叔孫豹卒?!笳压迥?br/>春王正月,舍中軍。舍中軍者何?復古也。然則曷為不言三卿?五亦有中,三亦有中。
楚殺其大夫屈申。
公如晉。夏,莒牟夷以牟婁及防茲來奔。莒牟夷者何?莒大夫也。莒無大夫,此何以書?重地也。其言及防茲來奔何?不以私邑累公邑也。
秋七月,公至自晉。戊辰,叔弓帥師敗莒師于濆泉。濆泉者何?直泉也。直泉者何?涌泉也。
秦伯卒。何以不名?秦者夷也,匿嫡之名也。其名何?嫡得之也。冬,楚子、蔡侯、陳侯、許男、頓子、沈子、徐人、越人伐吳。
◇昭公六年
春王正月,杞伯益姑卒。葬秦景公。夏,季孫宿如晉。
葬杞文公。
宋華合比出奔衛。
秋九月,大雩。
楚薳頗帥師伐吳。
冬,叔弓如楚。
齊侯伐北燕。
◇昭公七年
春王正月,暨齊平。
三月,公如楚。
叔孫舍如齊蒞盟。
夏四月甲辰朔,日有食之。
秋八月戊辰,衛侯惡卒。
九月,公至自楚。
冬十有一月癸未,季孫宿卒。
十有二月癸亥,葬衛襄公。
◇昭公八年
春,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。
夏四月辛丑,陳侯溺卒。叔弓如晉。
楚人執陳行人于征師殺之。
陳公子留出奔鄭。
秋,蒐于紅。蒐者何?簡車徒也。何以書?蓋以罕書也。
陳人殺其大夫公子過。
大雩。
冬十月壬午,楚師滅陳,執陳公子招,放之于越。殺陳孔瑗。
葬陳哀公。
◇昭公九年
春,叔弓會楚子于陳。
許遷于夷。
夏四月,陳火。陳已滅矣,其言陳火何?存陳也,曰存陳悕矣。曷為存陳?滅人之國,執人之罪人,殺人之賊,葬人之君,若是則陳存悕矣。秋,仲孫玃如齊。
冬,筑郎囿?!笳压甏和跽?。
夏,晉欒施來奔。
秋七月,季孫隱如、叔弓、仲孫玃帥師伐莒。戊子,晉侯彪卒。
九月,叔孫舍如晉。
葬晉平公。
十有二月甲子,宋公戌卒。
◇昭公十一年
春王正月,叔弓如宋。
葬宋平公。
夏四月丁巳,楚子虔誘蔡侯般殺之于申。楚子虔何以名?絕。曷為絕之?為其誘封也。此討賊也,雖誘之,則曷為絕之?懷惡而討不義,君子不予也。
楚公子棄疾帥師圍蔡。
五月甲申,夫人歸氏薨。
大蒐于比蒲。大蒐者何?簡車徒也。何以書?蓋以罕書也。
仲孫玃會邾婁子盟于侵羊。秋,季孫隱如會晉韓起、齊國酌、宋華亥、衛北宮佗、鄭軒虎、曹人、杞人于屈銀。
九月己亥,葬我小君齊歸。齊歸者可?昭公之母也。
冬十有一月丁酉,楚師滅蔡,執蔡世子有以歸用之。此未逾年之君也,其稱世子何?不君靈公,不成其子也。不君靈公,則曷為不成其子?誅君之子不立。非怒也,無繼也。惡乎用之?用之防也。其用之防奈何?蓋以筑防也?!笳压?br/>春,齊高偃帥師納北燕伯于陽。伯于陽者何?公子陽生也。子曰:「我乃知之矣?!乖趥日咴唬骸缸悠堉?,何以不革?!乖唬骸溉鐮査恢??《春秋》之信史也,其序則齊桓、晉文,其會則主會者為之也,其詞則丘有罪焉耳?!?br/>三月壬申,鄭伯嘉卒。夏,宋公使華定來聘。
公如晉,至河乃復。五月,葬鄭簡公。
楚殺其大夫成然。
秋七月。冬十月,公子整出奔齊。楚子伐徐。
晉伐鮮虞?!笳压甏?,叔弓帥師圍費。
夏四月,楚公子比自晉歸于楚,弒其君虔于乾溪。此弒其君,其言歸何?歸無惡于弒立也。歸無惡于弒立者何?靈王為無道,作乾溪之臺,三年不成,楚公子棄疾脅比而立之。然后令于乾溪之役曰:「比已立矣,后歸者不得復其田里?!贡娏T而去之,靈王經而死。楚公子棄疾弒公子比,比已立矣,其稱公子何?其意不當也。其意不當,則曷為加弒焉爾?比之義宜乎效死不立。大夫相弒稱人,此其稱名氏以弒何?言將自是為君也。秋,公會劉子、晉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衛侯、鄭伯、曹伯、莒子、邾婁子、滕子、薛伯、杞伯、小邾婁子于平丘。八月甲戌,同盟于平丘。公不與盟,晉人執季孫隱如以歸。公至自會。公不與盟者何?公不見與盟也。公不見與盟,大夫執何以致會?不恥也。曷為不恥?諸侯遂亂,反陳、蔡,君子恥不與焉。
蔡侯廬歸于蔡。
陳侯吳歸于陳。此皆滅國也,其言歸何?不與諸侯專封也。
冬十月,葬蔡靈公。
公如晉,至河乃復。
吳滅州來。
◇昭公十四年
春,隱如至自晉。
三月,曹伯滕卒。
夏四月。
秋,葬曹武公。
八月,莒子去疾卒。
冬,莒殺其公子意恢。
◇昭公十五年
春王正月,吳子夷昧卒。
二月癸酉,有事于武宮。龠入,叔弓卒,去樂卒事。其言去樂卒事何?禮也。君有事于廟,聞大夫之喪去樂,卒事。大夫聞君之喪,攝主而往。大夫聞大夫之喪,尸事畢而往。
夏,蔡昭吳奔鄭。
六月丁巳朔,日有食之。
秋,晉荀吳帥師伐鮮虞。冬,公如晉。
◇昭公十六年
春,齊侯伐徐。
楚子誘戎曼子殺之。楚子何以不名?夷狄相誘,君子不疾也。曷為不疾?若不疾乃疾之也。
夏,公至自晉。
秋八月己亥,晉侯夷卒。九月大雩。季孫隱如如晉。
冬十月,葬晉昭公。
◇昭公十七年
春,小邾婁子來朝。
夏六月甲戌朔,日有食之。
秋,郯子來朝。八月,晉荀吳帥師滅賁渾戎。
冬,有星孛于大辰。孛者何?彗星也。其言于大辰何?在大辰也。大辰者何?大火也。大火為大辰,伐為大辰,北奈亦為大辰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
楚人及吳戰于長岸。詐戰不言戰,此其言戰何?敵也。
◇昭公十八年
春王三月,曹伯須卒。
夏五月壬午,宋、衛、陳、鄭災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何異爾?異其同日而俱災也。外異不書,此何以書?為天下記異也。
六月,邾婁人入鄅。
秋,葬曹平公。
冬,許遷于白羽。
◇昭公十九年
春,宋公伐邾婁。夏五月戊辰,許世子止弒其君買。
己卯,地震。
秋,齊高發帥師伐莒。
冬,葬許悼公。賊未討何以書葬?不成于弒也。曷為不成于弒?止進藥而藥殺也。止進藥而藥殺,則曷為加弒焉爾?譏子道之不盡也。其譏子道之不盡奈何?曰:「樂正子春之視疾也,復加一飯則脫然愈,復損一飯則脫然愈,復加一衣則脫然愈,復損一衣則脫然愈?!怪惯M藥而藥殺,是以君子加弒焉爾,曰:「許世子止弒其君買,是君子之聽止也。葬許悼公,是君子之赦止也。赦止者,免止之罪辭也?!埂笳压?br/>春王正月。
夏,曹公孫會自鄸出奔宋。奔未有言自者,此其言自何?畔也。畔則曷為不言其畔?為公子喜時之后諱也,《春秋》為賢者諱。何賢乎公子喜時?讓國也。其讓國奈何?曹伯廬卒于師,則未知公子喜時從與,公子負芻從與,或為主于國,或為主于師。公子喜時見公子負芻之當主也,逡巡而退。賢公子喜時則曷為為會諱?君子之善善也長,惡惡也短,惡惡止其身,善善及子孫,賢者子孫,故君子為之諱也。
秋,盜殺衛侯之兄輒。母兄稱兄,兄何以不立?有疾也。何疾爾?惡疾也。
冬十月,宋華亥、向寧、華定出奔陳。十有一月辛卯,蔡侯廬卒。
◇昭公二十一年
春王三月,葬蔡平公。
夏,晉侯使士鞅來聘。
宋華亥、向寧、華定自陳入于宋南里以畔。宋南里者何?若曰因諸者然。
秋七月壬午朔,日有食之。
八月乙亥,叔痤卒。
冬,蔡侯朱出奔楚。公如晉,至河乃復?!笳压?br/>春,齊侯伐莒。
宋華亥、向寧、華定自宋南里出奔楚。
大蒐于昌奸。夏四月乙丑,天王崩。
六月,叔鞅如京師。
葬景王。
王室亂。何言乎王室亂?言不及外也。劉子、單子以王猛居于皇。其稱王猛何?當國也。秋,劉子、單子以王猛入于王城。王城者何?西周也。其言入何?篡辭也。
冬十月,王子猛卒。此未逾年之君也,其稱王子猛卒何?不與當也。不與當者,不與當父死子繼,兄死弟及之辭也。
十有二月癸酉朔,日有食之?!笳压?br/>春王正月,叔孫舍如晉。
癸丑,叔鞅卒。
晉人執我行人叔孫舍。晉人圍郊。郊者何?天子之邑也。曷為不系于周?不與伐天子也。
夏六月,蔡侯東國卒于楚。秋七月,莒子庚輿來奔。
戊辰,吳敗頓、胡、沈、蔡、陳、許之師于雞父。胡子髡、沈子楹滅,獲陳夏嚙。此偏戰也,曷為以詐戰之辭言之?不與夷狄之主中國也。然則曷為不使中國主之?中國亦新夷狄也。其言滅獲何?別君臣也,君死于位曰滅,生得曰獲,大夫生死皆曰獲。不與夷狄之主中國,則其言獲陳夏嚙何?吳少進也。
天王居于狄泉。此未三年,其稱天王何?著有天子也,尹氏立王子朝。
八月乙未,地震。
冬,公如晉,至河,公有疾乃復。何言乎公有疾乃復?殺恥也。
◇昭公二十四年春王二月丙戌,仲孫玃卒。
叔孫舍至自晉。
夏五月乙未朔,日有食之。秋八月,大雩。
丁酉,杞伯郁厘卒。冬,吳滅巢。
葬杞平公?!笳压迥甏?,叔孫舍如宋。
夏,叔倪會晉趙鞅、宋樂世心、衛北宮喜、鄭游吉、曹人、邾婁人、滕人、薛人、小邾婁人于黃父。
有鸛鵒來巢。何以書?記異也。何異爾?非中國之禽也,宜穴又巢也。
秋七月,上辛大雩。季辛又雩。又雩者何?又雩者非雩也,聚眾以逐季氏也。
九月己亥,公孫于齊,次于楊州。
齊侯唁公于野井。唁公者何?昭公將弒季氏,告子家駒曰:「季氏為無道,僭于公室久矣,吾欲弒之何如?」子家駒曰:「諸侯僭于天子,大夫僭于諸侯久矣?!拐压唬骸肝岷钨砸釉??」子家駒曰:「設兩觀,乘大路,朱干,玉戚,以舞《大夏》,八佾以舞《大武》,此皆天子之禮也。且夫牛馬維婁,委己者也,而柔焉。季氏得民眾久矣,君無多辱焉?!拐压粡钠溲?,終弒而敗焉。走之齊,齊侯唁公于野井,曰:「奈何君去魯國之社稷?」昭公曰:「喪人不佞,失守魯國之社稷,執事以羞?!乖侔蓊?,慶子家駒曰:「慶子免君于大難矣?!棺蛹荫x曰:「臣不佞,陷君于大難,君不忍加之以鈇鍎,賜之以死?!乖侔蓊?。高子執簞食與四脡脯,國子執壺漿,曰:「吾寡君聞君在外,餕饔未就,敢致糗于從者?!拐压唬骸妇煌嵯染?,延及喪人錫之以大禮?!乖侔莼滓择攀?。高子曰:「有夫不祥,君無所辱大禮?!拐压w祭而不嘗。景公曰:「寡人有不腆先君之服,未之敢服。有不腆先君之器,未之敢用,敢以請?!拐压唬骸竼嗜瞬回?,失守魯國之社稷,執事以羞,敢辱大禮,敢辭?!咕肮唬骸腹讶擞胁惶?,先君之服,未之敢服,有不腆先君之器,未之敢用,敢固以請?!拐压唬骸敢晕嶙趶R之在魯也,有先君之服,未之能以服,有先君之器,未之能以出,敢固辭?!咕肮唬骸腹讶擞胁惶笙染?,未之敢服,有不腆先君之器,未之敢用,請以饗乎從者?!拐压唬骸竼嗜似浜畏Q?」景公曰:「孰君而無稱?!拐压谑菚萑欢?,諸大夫皆哭。既哭以人為菑,以幣為席,以鞍為幾,以遇禮相見??鬃釉唬骸钙涠Y與其辭足觀矣!」
冬十月戊辰,叔孫舍卒。十有一月己亥,宋公佐卒于曲棘。曲棘者何?宋之邑也。諸侯卒其封內不地,此何以地?憂內也。
十有二月,齊侯取運。外取邑不書?此何以書?為公取之也?!笳压?br/>春王正月,葬宋元公。
三月,公至自齊,居于運。
夏,公圍成。
秋,公會齊侯、莒子、邾婁子、杞伯盟于專刀陵。公至自會,居于運。
九月庚申,楚子居卒。
冬十月,天王入于成周。成周者何?東周也。其言入何?不嫌也。尹氏、召伯、毛伯以王子朝奔楚。
◇昭公二十七年春,公如齊。公至自齊,居于運。
夏四月,吳弒其君僚。
楚殺其大夫郤宛。秋,晉士鞅、宋樂祁犁、衛北宮喜、曹人、邾婁人、滕人會于扈。冬十月,曹伯午卒。
邾婁快來奔。邾婁快者何?邾婁之大夫,邾婁無大夫也。此何以書?以近書也。
公如齊,公至自齊,居于運。
◇昭公二十八年
春王三月,葬曹悼公。公如晉,次于乾侯。
夏四月丙戌,鄭伯寧卒。
六月,葬鄭定公。
◇昭公二十九年
春,公至自乾侯,居于運。齊侯使高張來唁公。
公如晉,次于乾侯。
夏四月庚子,叔倪卒。
秋七月。
冬十月,運潰。邑不言潰,此其言潰何?郛之也。曷為郛之?君存焉爾。
◇昭公三十年
春王正月,公在乾侯。
夏六月庚辰,晉侯去疾卒。
秋八月,葬晉頃公。
冬十有二月,吳滅徐,徐子章禹奔楚。
◇昭公三十一年
春王正月,公在乾侯。
季孫隱如會晉荀櫟適歷。
夏四月丁巳,薛伯谷卒。晉侯使荀櫟唁公于乾侯。
秋,葬薛獻公。
冬,黑弓以濫來奔。文何以無邾婁?通濫也。曷為通濫?賢者子孫宜有地也。賢者孰謂?謂叔術也。何賢乎叔術?讓國也。其讓國奈何?當邾婁顏之時,邾婁女有為魯夫人者,則未知其為武公與,懿公與。孝公幼,顏淫九公子于宮中,因以納賊,則未知其為魯公子與,邾婁公子與。臧氏之母,養公者也。君幼則宜有養者,大夫之妾,士之妻,則未知臧氏之母者曷為者也。養公者必以其子入養。臧氏之母聞有賊,以其子易公,抱公以逃,賊至湊公寢而弒之。臣有鮑廣父與梁買子者聞有賊,趨而至,臧氏之母曰:「公不死也,在是,吾以吾子易公矣?!褂谑秦撔⒐茉V天子,天子為之誅顏而立叔術,反孝公于魯。顏夫人者,嫗盈女也,國色也。其言曰:「有能為我殺殺顏者,吾為其妻?!故逍g為之殺殺顏者,而以為妻,有子焉謂之盱。夏父者,其所為有于顏者也。盱幼而皆愛之,食必坐二子于其側而食之,有珍怪之食,盱必先取足焉。夏父曰:「以來,人未足而盱有馀。叔術覺焉曰:「嘻!此誠爾國也夫!」起而致國于夏父,夏父受而中分之,叔術曰:「不可!」三分之,叔術曰:「不可!」四分之,叔術曰:「不可!」五分之,然后受之。公扈子者,邾婁之父兄也,習乎邾婁之故,其言曰:「惡有言人之國賢若此者乎!」誅顏之時,天子死,叔術起而致國于夏父。當此之時,邾婁人常被兵于周,曰:「何故死吾天子?」通濫則文何以無邾婁?天下未有濫也。天下未有濫,則其言以濫來奔何?叔術者,賢大夫也,絕之則為叔術不欲絕,不絕則世大夫也,大夫之義不得世,故于是推而通之也。
十有二月辛亥朔,日有食之。
◇昭公三十二年
春王正月,公在乾侯。
取闞。闞者何?邾婁之邑也。曷為不系乎邾婁?諱亟也。夏,吳伐越。秋七月。
冬,仲孫何忌會晉韓不信,齊高張、宋仲幾、衛世叔申、鄭國參、曹人、莒人、邾婁人、薛人、杞人、小邾婁人城成周。
十有二月己未,公薨于乾侯。
收起
作者: 公羊高
欧美五月丁香六月综合合_成年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版_交换国产精品视频一区_免费一本色道久久一区